第六届“侯登科纪实摄影奖”7月31日截稿

探图 2017-12-17 19:34:07


(文末附:第五届侯登科纪实摄影奖获奖作品)

第六届“侯登科纪实摄影奖”(以下简称“侯奖”)正式开始征稿。

“侯奖”是国内最重要的民间摄影基金之一,此次征稿的时间持续一年(2016年8月15日起至2017年7月31日止),欢迎有志于纪实摄影严肃创作的摄影师,特别是非职业和年轻的创作者参与投稿。

  2007年以来,“侯奖”已经成功举办五届,凭借不断积累的良好口碑和始终如一的专业性,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公众关注。与此同时,也有相当数量的、从“侯奖”中走出来的摄影人成了活跃于国内摄影创作领域的中坚力量。近年来,“侯奖”越来越具有一个开放型的、公益的文化艺术项目的特征。与国内其它摄影基金不同的是,“侯奖”组委会引入了拥有不同学科背景的专家和学者,他们或提供专业咨询,或直接参与评选,这种“跨学科”的意识让“侯奖”在征稿、评选等各个环节打破了摄影的局限,从而进一步提升了“侯奖”的社会意义和文化价值。


  为了体现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第六届“侯奖”的评选过程将通过网络向社会发布,最终的获奖结果也会公开揭晓,接受公众的监督。

  2016年8月15日起,第六届“侯登科纪实摄影奖”将正式开始接受申报,至2017年7月31日截止。评选结果将于2017年10月揭晓。(详情见“侯登科纪实摄影奖”投稿页面:https://tuchong.com/events/436636/)

摄影不在于器材,重要的是创意,想要成为大师快点击左上角蓝色探图或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探图摄影微信公众号(tantuphoto)新浪微博: ?@逗是花

??

  “侯登科纪实摄影奖”评选细则

  根据《侯登科纪实摄影奖章程》,本着公正、公平和公开的原则,特制定“侯登科纪实摄影奖”评选细则。

一、奖项说明:

  “侯登科纪实摄影奖”是根据已故摄影家侯登科先生遗愿设立的民间奖项,每两年举办一届。它的设立旨在以资助具体的拍摄选题与计划的方式,推动纪实摄影对当代生活的关注以及对传统纪实摄影精神与方式的传承与突破,并鼓励纪实摄影的个性化表达。

  “侯奖”的选题方向锁定为:对中国当代社会生活的纪实性拍摄。此外,为了更好地贯彻、执行奖项的设立宗旨,“侯奖”全部参选项目都必须同时满足以下三个条件:仍在进行中的;拍摄周期超过一年的;需要资金支持拍摄的。值得一提的是,“侯登科纪实摄影奖”的评选会向非职业、年轻的摄影人适度倾斜,以鼓励、扶持自由摄影人,促进摄影民间力量的持续生长。

  “侯奖”每届奖励作者3名,每位作者奖金5万元。在“侯奖”评选结束后,组委会与学术委员还会继续跟踪、指导获奖项目的拍摄,直至选题完成。

二、时间安排:
1、第六届“侯登科纪实摄影奖”启动,新闻发布:2016年8月15日
2、参选作品提交:2016年8月15日起至2017年7月31日止
3、评审:2017年10月
4、颁奖:2017年11月

三、申请须知:
  申请者需要在图虫网“侯登科纪实摄影奖”征稿页面上传作品的同时填写申请表,申请表可在征稿页面的“申请表”处下载。请将填好的“侯奖”申请表(因为涉及到个人签名,所以请务必提交表格的扫描件,格式为JPG或PDF)以【第六届侯登科纪实摄影奖+(作品名)+(图虫用户名)+(作者名)】的文件名,发送至指定邮箱,或将纸质版邮寄图虫网(邮箱及邮寄地址见下文)

  申请表内容如下:
  (1)作者简介:背景及与纪实摄影有关的经历
  (2)项目叙述
  (3)主题、背景
  (4)选择该主题的缘由
  (5)项目的进展情况
  (6)拍摄范围、时间、工作方式
  (7)该项目完成后可能带来的影响以及传播方式
  (8)请直接在图虫网“第六届侯登科纪实摄影奖”征稿页面上传参选图片文件,其中图片数量不少于30幅,文件大小不小于1MB,图片分辨率不小于300dpi。另外,在上传作品时,请务必为所有图片注明与之相关的说明、拍摄时间、地点,否则将被视为无效投稿。

  作者在申请前必须同意以下:
  1、所有申报作品恕不退回。
  2、在收到获奖通知2个月内,获奖者须向评委会再提供一套与获奖图片相同的TIFF作品以便存档以及用于举办展览。
  3、获奖者同意授权“侯奖”组委会联系出版,有关出版经济分配由作者与出版机构直接签定。所有参选者同意授权组委会和作为战略合作伙伴的图虫网在有关“侯奖”的新闻报道、访谈评论中使用这些图片。主办方在使用这些图片时须对该摄影师获得该奖项进行说明。未经作者同意,不得出售或将这些图片用于任何盈利性目的。
  4、获奖者在任何出版物中使用这些图片时,有责任对图片曾获得“侯登科纪实摄影奖”奖项加以说明。
  5、获奖者须在获奖后至少每年(获奖后的2年内)向组委会书面报告项目的进度。学术委员会将对项目进行跟踪、指导。
  6、获奖者不得中途退出。
  7、每位申请者须承诺:1)为申报作品的原作者;2)申请者不是评委会成员、评委雇员或家庭成员;3)过去3年中未获得过该奖项。

四、申请截止日期及邮寄地址:
  参选文件、表格和作品于2017年7月31日前寄送至:图虫网(以表格寄送时间为准)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北三环西路43号中航广场1号楼今日头条图虫组
  联系电话:010-58341707
  电子邮箱:houdengke@tuchong.com
  邮编:100089
  收件人:胡昊
  注:为确保作品安全达到,请选用特快专递寄送

五、评选方式:
  每位评委在阅读全部申请资料的基础上提出初评名单,最后由评委会集中进行终评。
  终评评选及公示:2017年10月
  申请者资料、初评提名、最终的获奖者名单及评语将在图虫网“侯登科纪实摄影奖”官方网页和相关媒体上公布。
  附:“侯登科纪实摄影奖”组委会名单(按姓氏笔划为序)
  主任:侯小瑾
  执行:于德水
  组委会:王 征 李 媚 李胜利 陈小波 胡武功 段玉宝 闻丹青
  “侯登科纪实摄影奖”组委会学术主持:李媚 杨小彦 顾铮

——————————————————


第五届侯登科纪实摄影奖

大奖获得者:唐帆、刘涛、海忆水

唐帆

拍摄专题:《沉默的独白》

选择该专题的缘由:部分是源于自身的孤独感。我们生活的数字世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社交网络和手机aPP应用,却似乎并没有拉近人与人的距离,反而让彼此更加疏离和淡漠。我想和这个世界发生真实的交流和触碰,而非停留在虚拟的关系。我探索的兴趣并不在于外在的表面,更多的是关于心理世界,譬如人与人之间那种渴望互相亲近了解,却又阻力重重(畏惧失望或受伤而保持距离)的暧昧心理,以及每一个人(包括我在内)面对这个世界的困惑和问题。通过拍摄,我去了解真实的他们,也让他们看到真实的我。

我渴望用摄影的方式去营造一个可以抵达彼此内心的渠道和空间。不仅仅是看到真相,更多的是找寻一种方式。于是我采用了类似“自传体”小说的方式,一个章节一个章节的拍下去。



刘涛

拍摄专题:《天外》,一个关于上海天潼路与外滩的专题。

选择该专题的缘由:天潼路是上海众多道路中的一条,它普通,甚至有点过于普通。即使在遭遇拆迁后,它依然没有变得特别,因为在上海,在中国,遭遇拆迁的道路实在太多。天潼路只不过是泱泱“拆哪”版图里微不足道的一个小块。

与天潼路相比,外滩简直就是强烈的对立面,它着名,简直可以说过于着名。纵然是现在网络高度发达,宅文化盛行,外滩依然是人头永远涌动不休,无数观光客视它为最爱,来上海不去外滩等于没有来过上海,这个说法虽说夸张,却或多或少具有可以成立的地方,因为当你亲历过置身于前往外滩的密集人流里秒行半步的迟缓蠕动,强烈地感受那种俨然朝圣的场面,你或多或少很难否认自己来过上海。哪怕你不购买任何东西,你也会被空气里鼓动的,沸腾不止的消费气泡分神片刻,这些无所不在的气泡,日夜折射着前来朝圣的人,给他们最实在的安慰。

这些朝圣者中,也包括从天潼路来的人。从天潼路来的人,你一眼就可以看出来,他们是最随意最休闲的,很多时候,直接穿着脏兮兮的工服或者睡衣出没,似乎外滩才是他们的家,而与外滩仅一河之隔的天潼路不过是他们暂时寄居的中转站,他们在天潼路那里的过客身份,外滩会温柔地给他们剥去,赋予他们真正的与上海相符的存在形象。

正是这样,天潼路沦为拆迁区后,它与外滩仅隔一河的距离似乎变得更加遥远,在迫切的改变中,它似乎注定只能拥有过客。

而我,是上海的一个过客,外滩给我的安慰并不多过天潼路给的,它们具有平等的地位,外滩璀璨,天潼路幽暗,恰如一对姐妹,各有魔力,好在外滩不驱逐每一个情人,也不偏爱哪双眼睛,流连过她,转身奔赴天潼路,再相见时,她依然胸怀甚浓,而天潼路,她渴望每一个情人,尽管每次我都带着外滩那十足骄傲不肯消散的味道出现,她依然欢迎我。

从外滩到天潼路,我试图建立一个属于我的上海去放我的牧场,养我的吟游。

海忆水

拍摄专题:《流放》

选择该专题的缘由:青海自古为流放之地;在文革前有几十万右派、国民党军官等被关押或放逐于青海各类劳改农场、监狱;三线建设及核工业试验在青海曾经的存在与大量内地人的被放逐;本人作为独立摄影师在家乡活着观看融入疏离中的“流放”状态下的生活方式。


Copyright ? yobo亚博体育手机价格交流组@2017